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教改动态

周光礼:高校人才培养模式创新的深层次探索

2013年02月25日
    近几年来,在经济全球化、高等教育国际化和数字化时代的冲击下,人才培养模式创新的问题成了我国高教界关注的重点。尽管人们对此提出了很多的改革设想,但是高校真正整体动起来的不多。究其原因,在于当前高校的评价指挥棒太功利,重科研、轻教学;教书育人本来是高校最根本的任务,但慢慢被边缘化了。教学和科研的协调问题呼唤一种新的高等教育哲学,人才培养模式创新需要进行更深层次的思考。 
   一、树立科教融合的新理念,以科学研究支撑高质量的高等教育教学和科研的关系是现代大学的根本问题 
   如何协调教学和研究的关系是当前我国高教界颇具争议的话题。人们认为,由于各高校过于强调科研,教学日渐被边缘化。许多高校在聘任教师时强调科研,拒绝提升那些即使在课堂上相当成功、但科研成果或科研经费不多的教师。当科研成果和获取科研经费能力的量化方法取代了对科研质量和专业工作更均衡的评判时,许多教师为了迎合管理者的“学术标准”,纷纷抛开教学工作而致力于学术GDP的生产。日渐增加的学术专业化导致学科支离破碎,在因人设课的教学制度下,本科课程的和谐统一性遭到进一步的损害。教师想教的与本科学生想学习的知识之间出现了越来越大的差距,教师的“教”与学生的“学”严重脱节。对此人们进行了诸多的批评,其中一个普遍的观点是:高校科研因占用了过多的办学资源而严重拖累了教学。但是,这种论断想象的成分居多,缺乏实证性的经验支持。如果本科生教育由于科研受到损害,那么科研做得最多的大学应该比科研做得最少的大学在本科生教育质量方面更成问题。然而,通过诸如本科教学工作水平评估、大学排名评估、用人单位满意度调查等大多数方法检测表明,研究型大学的本科生教育质量要明显好过那些教学型院校。可见,科研和教学质量之间的关系比人们想象的要复杂得多,目前没有任何直接的定量证据证明一个学校对科研的特别重视会妨碍本科生的教育质量。事实上,对教师来说,教学和科研并不是非此即彼的“鱼”和“熊掌”的关系,它们是相互促进的。正如密歇根大学前校长杜德斯达所言,“教学和学术成就紧密相连,相互促进,它们的结合是美国高等教育系统成功的关键。学生课程评估反映出,在通常情况下,最好的学者也是最好的教师。” 
   推动人才培养模式创新必须转换思维,从“科教分立”到“科教融合”是一种高等教育哲学的变革。胡锦涛总书记在清华大学建校100周年大会上强调,提高高等教育质量,要大力增强高校的科学研究能力。作为人才培养的一种重要方式,高校科研既要始终瞄准国家和社会的重大战略需求,着力解决关系国计民生的重大科学问题和关键技术问题,又要紧紧围绕提高高等教育质量这一主线,大力提高人才培养质量,用高水平的科学研究支撑高质量的高等教育。从宏观的高等教育系统层面来看,科研和教育互为依托、互为动力。一方面,全面提高高等教育质量,必须大力增强科学研究能力,因为现代高等教育不是简单的知识传承,必须以能力、素质培养为核心,充分发挥科研的育人功能,突出培养学生的科学精神、创造性思维和科研能力。另一方面,全面增强科研创新能力也离不开高质量的高等教育,因为人才是科技事业的根本保障,建设创新型国家需要一支规模宏大、结构合理、素质优良的科技人才队伍。只有实现科教融合,才能形成以一流的科学研究促进人才培养质量的提升,才能更好地服务社会发展的需要,才能传承创新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才能真正实现高等教育质量的全面提高。 
   从微观的高校层面来看,问题不是教学与科研相对,而是两者之间要有适当的平衡。在人才培养上,教学和科研不是对立的,它们只是人才培养活动的两种方式。最有效的育人环境能够鼓励学生和教师参与到教学和科研这两种人才培养的形式中。高校人才培养的问题不在过于强调科学研究,而在于过于倚重单一的课堂教学途径。当前很多高校都在推行本科教学改革,但是大部分的改革仍局限于传统课堂教学和学习的改善上。虽然也考虑了包括科研在内的各种活动,但重心还是放在改善课堂教学上,把课堂教学看成了本科生教育最主要的育人手段。这是目前本科教学改革难以取得重大进展的根本原因。当代教育的一个重大转变是:从强调传授知识和技能转到重视学生的主动学习。这一转变意味着大学育人渠道要大大拓展。由于改革者依然执着于传统的课堂教学,大学中最重要的育人形式被忽视了。事实上,不仅仅通过课堂教学才能促进学生学习,通过研究和思考能够产生更深层次的学习,甚至主动发现和运用知识也同样是学习。虽然,高校教师和管理者都知道大学具有教学、科研和服务三大职能,但是人们通常是从大学的第一个职能(教学)来考虑育人的。树立科教融合的理念,要求我们从更广阔的视角重新考虑人才培养。人才培养是高校永恒的主题,教学、科研、服务都是人才培养的重要方式和途径。因此,人才培养模式创新要考虑的首要问题是:如何以科学研究支撑高水平的教学?然而,在我国很多高校中,教师的科研活动和本科课程之间是脱节的。尽管高校拥有著名学者、研究实验室等丰富的学术资源,但本科生几乎无从获取这些资源。因此,目前的当务之急是探索能够充分利用高校丰富学术资源的本科生教育新模式。在国外许多高水平大学里,本科生和教师及研究生一起从事原创性研究,都有机会获得在知识前沿进行探索的经验。国外学者普遍认为,如果每一位本科生都有机会,甚至被要求,在有经验的教师指导下参与到原创性的研究或创造性的工作中,将会极大地丰富他们的学习经验,提高他们的学习主动性、积极性。正如1989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切赫(Cech)所言,“研究型大学给学生最有震撼的教育并非来自课堂上课,而是让本科生进入研究实验室。他们在那里获得个人体验。他们接触最新的设备和尚无答案的问题。这些经验是他们毕业5-10年后也不会忘记的。正是这一点改变了他们的生活。”当前虽然我国也有少数研究型大学通过创办精英学院让本科生获取这些学术资源,但是受益的只是极少数学生,大多数的本科生只是通过传统的课堂教学接受本科生教育。 
   二、坚持科研的育人性和教学的学术性,构建教学和科研协同创新机制 
   从建设创新型国家的战略高度出发,胡锦涛总书记在清华大学百年校庆大会上明确提出“要积极推动协同创新”战略,鼓励高校通过体制机制创新,组织和集聚一流团队,创造一流的成果,培养一流的人才,形成一流的创新氛围。对高校来说,协同创新首先要求科研与教学的有效协同。高校根本任务是人才培养,培养创新型人才离不开科研的支撑。高校应始终坚持科研的育人性和教学的学术性,推进科教融合,提高学生的动手能力和创新本领,形成教学与科研互动的体制机制,鼓励学生参与科研,激励教师钻研教学。 
协同创新,必须坚持科研的育人性。科研和教学能够整合,科研本身就是一种效率很高和非常有力的教学形式。我们可以而且应该让高校科研成为一种学习的模式,成为密切融合教学和学习的整合工具。科研育人主要是理念育人、环境育人和过程育人,其实现机制是“科研-教学连接体”,它揭示了科研融入教学的途径。澳大利亚学者鲁斯•纽曼提出“科研-教学连接体”具有有形和无形两种联系,有形的联系包含“高级知识和科研技能”,即那些经过初步整理和形成文本的材料的传递,而无形的联系“传递对知识的一种表示疑问和批评的态度以及对学习的积极的态度”。鲁斯•纽曼认为,对知识的方法和态度只能通过参与科研获得,因为无形的知识传达难以捉摸,它不能正式的界定和公开的施教,是缄默状态的知识。事实上,科研共同体中大部分知识都属于缄默知识,这种知识是“一种包括工作标准和思想的方式在内的比较宽广的方向”、“一种在性质上有特色的思想风格”和“一种未经整理的工作方法”或“如何做事的感觉”。缄默的知识包含“科学的体验”、实际成就的标准、对有意义的东西有比较好的感受和发现观察重要事务的诀窍。缄默维度极具教育学意蕴,因为它包含一种潜移默化的效果,这种效果有时发生在大学报告厅或课堂教学中,但是它的主要力量是在科研集体和相关的师徒关系内部的亲密的相互影响中发现的。科研共同体是传递无法估价的缄默知识的主要载体,要充分发挥科研的育人性就是要建构一种以学生为中心、把课程和科研联系起来的教学模式。这种教学模式就是研究性教学和参与式教学。学生参与一个科研环境可以是一个很适合的教学和学习形式。一个科研项目,不管它的具体性质,都包含一个界定问题、展开寻找答案的可靠方法和衡量答案的适切性以及问题的重要性的过程。学生的科研活动不仅是一个确定问题和寻找答案的学术研究的过程,而且也是一个引起批判思维和开发探究智能的方法。科研活动是一种主动的学习模式,在这种模式中,教师只提供一个构架和一种态度,并不提供现成答案。也许我国高校现有的资源和环境并不具备让本科生实际投入真实的科研项目中,但是我们可以开发一些替代的模仿真实情景的虚拟科研项目。即使本科生没有机会参与真实的或虚拟的科研项目,只要教师具有从事高水平科学研究的经验,他们仍然可以把科研态度带进他们的课堂,使学生从中受益。从这个意义上看,高校其实就是一个育人平台,这个平台育人水平的高低最终取决于其科研水平高低。坚持科研的育人性就是要坚持在同一机构、由同样的人来实施教学和研究。科研的育人性还表现为教师的科研成果不仅可以转化为生产力,还可以转化为大学教学材料。尽管高校领导者都认为,大众化高等教育时代高校必须实行学分制,然而,真正推行学分制的高校却不多。这其中一个重要的制约因素是科研成果向教学的转化不够,高校开不出数量充足的新课程。 
   协同创新,必须坚持教学的学术性。教学本身就是一种学术活动,教师的教学成果应该纳入科学研究的范围。美国学者博耶在《反思学术》中,明确提出了“教学学术”的概念,把教学视为更广泛意义上的大学学术活动。教学学术不仅意味着教师将教育理论和教育方法应用于自己的教学实践,而且意味着教师将自己的学科研究成果转化为教学内容、转化为教案和讲义。与传统的以知识发现和知识整合为特征的学术活动不同,教学学术涉及教师自身发展、教学目标、师生关系、学科知识和教学方法等复杂因素。教学学术的评价应不同于传统的学术评价,传统的学术评价将学术等同于研究,研究等同于“公开发表”。教学学术的表现形式要丰富得多,因此,其评价方式也应该是多元的。布莱斯顿等人认为教学学术的内容应该包括:学术活动、未发表的学术成果和发表的学术成果。其中学术活动包括:指导学生的科研项目、开发新的教学大纲、考查学生高层次思维能力的试卷命题、建立课程参考书目清单、开发新的课程等。未发表的研究成果包括:向同行发表关于新教学手段的演讲、实验新的教学方法、开发新的学生评价方法、就课程难点设计作业等。发表的学术成果则包括:针对新的教学方法、评价方法、教学实验的成果发表等。只有将教学学术与传统学术置于同等的地位予以认可,才能真正推动教学的专业化,进而形成“教学共同体”。“教学共同体”能够有效地通过辩论和批判积累教学知识、深化教学知识、创新教学知识。 
   坚持科研的育人性和教学的学术性就是要把学校办成“以学生为中心的研究型大学”,最大限度地提高学生的素质和创新能力。以“探究式”的教学代替简单的知识传授,着力培养学生自主学习能力,为终身学习打下坚实基础。教授不仅要从事发现、整合和运用的学术,而且要从事教学的学术。坚持以研究为基础的教学,组织本科生参加研究项目,给每一位学生配备导师,建立实习制度,提倡跨学科教育,创造性地利用信息技术,毕业前用所学知识和技能,在有经验的导师帮助下完成一项研究课题。 
   三、创建学习社区,推动高校人才培养模式的变革 
   信息化时代对以课堂为主的教学模式形成了巨大的挑战,这种挑战不是来自于教师,而是来自于学生。作为数字化时代的一员,现在的学生很早就生活在充满活力的、可视的、交互式的网络世界中。他们习惯于通过体验与参与,而不是通过被动的听和读来学习。他们不喜欢直线式的、单向的信息传递;他们更喜欢互动性。他们认为唯有互动性才能真正彰显他们塑造学习过程并参与学习的权利。数字化时代的学生很难长期容忍传统的直线式的、连续的课堂教授形式,因为这不是他们的学习方式。 
   新兴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已经为学生和教师创造课堂内外新的、更灵活的角色。学生熟练掌握信息技术的现实使得更多的交互性学习成为可能,这为学生质疑知识和创造知识提供了机会。在数字化时代,学术交流的媒介正在从杂志文章走向更全面的多媒体甚至是交互性文件。这些转变预示着我们社会中信息处理和交互作用构建方式的巨大转变。在采用先进技术的教育用品和超级学习的过程占主导的未来社会里,教师的作用将会改变。在这些新的模式里,教师的作用在于要培养和指导主动的学习,而不再是确定并传授特定内容。人们希望教师启发、激励、管理并指导学生。在新技术条件下,教师应该成为学习内容、学习过程和学习环境的设计者。在这个过程中,教师将舍弃让学生“自己阅读、写作和解题”的单一的学习方式,将采用师生合作的学习方式,学生们一起工作、一起学习,教师们更像是顾问或者教练,而非教师。数字化时代育人方式将发生战略性转化,由课堂教学单位转换为学习社区。学习社区能更好地解释学习是怎样真正在大学发生的。传统的教学模式,从教师到学生的单向的信息流支配着课堂模式。但是,学习不仅仅是信息的传递,它包含了一系列复杂的社会性的交互作用,其中学生不只是和教师发生互动,还和其他学生、环境和书籍等产生互动!大学和教师的作用在于推动学习社区的形成,既要通过正式的学术课程,也要通过大学里有助于学习的社会的、课外的和文化的活动。当教师和学生加入到这样的社区中,他们就可以分享通向学习的彼此的观念、价值和实践。大学的功用其实就是创建学习社区并引导学生加入这些社区。大学引导本科生加入与学术科目和专业有关的社区。研究生和专业学生加入有经验和专门知识的更专业化的社区。在真正的学习社区中,教师和学生的区别是模糊的。二者都是主动的学习者,一起工作并相互受益。事实上,在研究生教育中,这种二元性已经很普遍了,在这种情况下,研究生对某个专门课题的学习常常多于导师,这在本科生教育中还很少见。实际上,当一个人也是教师的时候,会出现某些最有意义的学习。应该鼓励高年级的本科生承担这样的教师职责,不只是教其他的本科生,甚至有时候可以教他们的老师。 
   如今大学毕业生面临知识的快速增长和职业的频繁转换,这意味着大学教育重点不在于提供一生所需的所有知识,而在于培养学生自主学习的能力。这需要我们从终身学习的角度重新定义本科教育。本科教育只是通向终身学习之路的一步,但肯定是至关重要的一步。本科教育学习内容和方式应该符合智力成熟的学习者的需要,这种教育应使学生做好终身学习的准备,同时传授给他们技能,以使他们能在工作岗位上游刃有余。那么,更适合于未来大学与其毕业生之间的关系可以用学习化社会的终身成员来表达。不要把注册入学看成是参加一个特定的学位课程的学习,而要看成是与大学的终身合约,在这份合约中,大学允诺为其学习者或成员提供终身所需要的任何学习资源,无论需要什么、如何需要以及需要的地点在哪里。在学习化社会,学生、教师、校友的角色发生了转变,从学生成为学习者,从教师成为设计师、教练顾问,从校友成为学习化社会的终身成员。高校最终将会实现由以教师为中心的模式向以学生为中心的模式转变。在以学习者为中心的机构中,学习者有更多的选择,他们决定学习的内容、方法、时间、地点以及和谁学习。 
(作者:周光礼,来源:《中国高等教育》,2012第10期23-25)